:: 執。
又執一間。



在路口旁的惠康在端午節靜悄悄地執咗笠,沒有清貨大減價,整個感覺好似漏夜執嘢走一樣。幾個星期後,附近有三十一年歷史的韓國餐廳都要忍著淚說再見。

韓國餐廳老闆是個真正的韓國人,一夫當關作收銀大將軍,很少聽他說賡東話,但其實佢應該識聽識講。記得有一次已經衝到餐廳門口,驚覺入口的擺設有所不同,到處都有白色鮮花,配以貼在牆上的生活照,感覺很奇怪,我們的想法可能是私人派對,二話不說就轉場去了。

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韓國餐廳老闆的媽媽剛過身,兒子在她的心肝 (韓國餐廳) 作紀念儀式來悼念,這一下真夠感動。

韓國餐廳執笠後,我再發現附近的舊式即叫即炒快餐店及意式雪糕店都關門大吉了,有人情味的店子愈來愈少了。而家執下又一間,執下又一間,遲下呢個區就只容得下冷冰冰的銀行及勁銅臭味的地產鋪,諗起都覺得氣餒,唉。
[PR]
by karvitz | 2010-07-07 22:10 | :: 日記仔女
<< :: 一零音樂.二十一.陳奕迅... :: 中獎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