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ppy New Year
聖誕前後。

廿一號剪髮,遇上一輛既開得慢且冷氣又唔流通的巴士,一切事就由此起。

廿二號夜晚八點幾,突然間,真係突然間的喉嚨痛。心諗「賴嘢喇!」,之後瞓覺時更有發滾的跡象。

廿三號喉嚨痛襲來,上午情況都還好,下午便開始頭痛,間接催逼我去看大夫,因為聖誕排住隊唔得閒。吃過藥後稍為好轉,夜晚就已經要跑到荃灣買禮物過聖誕,出血日。

廿四號平安夜,第一個聖誕聚會,煎炸食物已經不多點,但唔多唔少都總會吃落口。深水埗的德發餐廳,門面小小的,原來對面鋪及閣樓都是分支。小炒是噢畸的,但卻有點不乎開飯喇裡面的眾多好評。是晚最好吃是價值一零八的酥炸墨魚餅配豆腐。晚飯後還席地繼續玩大富翁 Deal 直到十二點才散水,夠晒盡興!但喉嚨痛及鼻水依然長留。

同晚,有朋友說他發燒了,活動也取消了,感冒菌真厲害。

廿五號聖誕節,晨早起身為了撲上廣州玩兩日。喉嚨就如被撕裂開一樣的痛,吃過早餐及藥才出發,在直通巴士上小睡了一會,舒緩不少,但好戲在後頭。





九點九上車,下午三點多先到廣州,天氣不是太冷,算是舒舒服服。夜晚就來料喇,先是落雨,繼而溫度直線下降,凍到個口可以噴煙,暫時來講,我今年在香港又未試過。再加上聰明的朋友們又無帶遮
(我真係唔明點解唔帶) ,我被迫要分半把傘走。最後回到酒店,我的頭又發滾了。

原來,在香港發燒的朋友請了病假,真可惜,無得大家同病相愛。

d0039085_15868.jpg
廿六號,幸好有帶藥上去,睡了一整晚,出了身冷汗,醒來就退燒了,但喉痛依然厲害。是日陽光大普照,傘可以收起,出外走走曬下陽光,當堂舒服返晒,但仍然好怕過關時體溫過高,所以午餐只吃了難吃的拉腸,及勞氣的艇仔粥。

未知是否病的關係,此段旅程我忍不住了三次,鬧咗三個超級無禮貌的大陸人,又推又撞又插隊,亞運?唉!

回程了,我與後面的 Super Junior Fans 鬥咳 (聽說SJ 在廣州開show),每人隔兩分鐘就咳一咳,合晒奏咁樣。總算捱到返屋企,任務超額完成,但把聲就已經爛晒!

廿七號,早起身就為了包裝一年一度的聖誕大聯歡,喉嚨依然是撕裂式的痛,喝了很多水才舒緩。知道不可亂吃,專登揀咗南記,好耐無試過在香港仔舊鋪食,魚旦春卷河由當年十三蚊加到十七蚊的,加幅不少,但總好過食翠華二十八蚊碗的魚旦粉。

d0039085_15962.jpg
玩到夜晚連聲都變埋,朋友話聽到我把聲就想揮拳打,但我都唔想咁 sexy,聲線超低超沉。返到屋企又十一點幾,攪咗攪右又拖到點幾兩點先瞓,你話喇,你話喇,個病點會好。

廿八號返工,一個兩個三個四個,N 咁多個同事都病緊及咳咳聲,呢個菌真係超厲害。下個月是流感高峰期呀,朋友如果避得過聖誕呢一波,千祈唔好以為新年呢一波都會避到,大家小心身體為上喇!

咳咳咳,新年快樂。
[PR]
by karvitz | 2011-01-01 02:00 | :: 日記仔女
<< :: 二零一零年單曲選。 :: 十一月的旅程.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