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禮的祝福.II
d0039085_23353732.jpg
終於順利地閉幕,謝天謝地。

由朝早六點半忙到夜晚十一點幾。

朝早的控制流程都尚算順利,只係收開門利是時,女家的親戚們嫌男子組出手太低 (其實新郎付幾多,新娘一早就安排好,伴娘姐妹們係無得異議,只不過今次連屋企人都睇唔過眼),在新娘家門口折騰了十多分鐘,中間有幾分鐘是 dead air,新郎仲要黑面回敬一班姐妹。

新郎見拉鋸不下,私人拎多一百出來作圓場。你以為班姐妹好大貪?但其實封利是連 $999 都無。



一班兄弟姐妹先抵酒樓食飯,大家已有幾分疲態,吃過午飯後就落力地佈置場地,跟音響夾好進場、敬酒等音樂,再跟部長商議上菜的速度,之後再要解決成長片段播唔到的問題及協調麻煩化妝師跟酒樓部長的上菜爭論,忙到頭都痛。

敬茶部份,請親長輩飲茶是絕對正確的事,但新娘就夾硬請埋新郎個大老細上台飲茶。佢地好熟?以我知道新娘一年只會出席三兩次 function,你話熟唔熟?小道消息最後傳來說,原來大老細的敬茶利是最少都有五位數字…… 咁我又明喇!

開席前化妝師又玩野,大廳都已經熄晒燈準備進場,佢偏偏就話個妝未得,外面的食客等左十五分鐘才進場。照原定的〈Bad Romance〉進場,不願跳住入場的兄弟姐妹好似死屍咁死入場,我站在台邊看都覺得核突。好彩新娘有班親戚自己識 nature high,一齊跳先感覺上無咁核突。

之後新娘每次換衫,化妝師都放慢手腳做,為的是跟女部長鬥氣 (因為新娘未換到衫出來,佢地都唔會咁急住上菜) ,超小學雞。

接近十點五十就開始完場,看到賓客們離場我就開始釋懷,慢慢地感覺到整個人係散晒。

最後埋單,簽完咭俾埋尾數,部長開口跟一對新人講:「你地會唔會想俾返 d 貼士我地 d 同事呢? (其實係焗俾) 」一對新人立即打左個突,大家將個責任推來推去,之後新娘更借尿遁,剩低一個無主見的新郎跟部長講數,新郎下下都話要問新娘,新娘就梗係無你咁好氣,離開左個陷阱又點會咁易走返落去。最後新郎每圍再俾多$50 做貼士,我無望 / 唔敢望部長塊面有無黑,但總算告一段落。

最後,新娘連一句多謝都無對班兄弟姐妹講,而且更問其中一個姐妹:「你俾左禮我未?」..... 幾咁核突。

呢場婚禮,朋友們永遠都記得,尤其是那班連一句多謝都無的兄弟姐妹加伴郎伴娘。為左個婚禮,破壞左廿年的感情,真係值唔值得呢?
[PR]
by karvitz | 2012-03-15 23:35 | :: 日記仔女
<< :: 初會台牌。 :: 春嬌與志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