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

d0039085_20104618.jpg
人愈大,情感就愈氾濫,淚腺一旦被刺中,山洪說來就來,想適時制止都唔係咁容易。

小時不懂愁,記得老媽在家租碟睇《阿郎的故事》喊到豬頭咁,我戚戚微頭心諗「有無咁誇張」?十幾年後,在戲院睇《麥兜菠蘿油王子》時偷泣,不小心被朋友發現,他戚戚微頭,我諗佢都係想講「有無咁誇張」呢句。

一直覺得有些事,未發生過的就以為自己頂得住,相比死別,我諗送機算是比較小兒科。身邊未有親人長期放洋,無去外國讀書,亦無去 working holiday,更遑論整家人移民,所以在機場見到攬晒喊晒的情景,「有無咁誇張」呢句又出現。




直到早幾日送機,當主角行入離境大堂時,我對眼竟然濕濕地喎!無理由架喎!條友去兩個禮拜就返,而且無咗佢,屋企少個人爭電視廁所電腦等等,我唔係應該開心架咩?我一直諗住以上的情況,對眼就愈來愈濕愈來愈濕,哎呀…… 我都係先撇,唔好再睇再諗。

點解呢?

我終於諗到,應該係送機前一晚睇奧運睇到 4 點幾,因太夜瞓影響到生理機能,喊喊笑笑完全亂晒…..

我諗應該係呢個原因,一定係。
[PR]
by karvitz | 2012-08-01 20:11 | :: 日記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