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溝通。

d0039085_0274472.jpg

前幾日去打邊爐,食到捧住個肚的時候,隔離枱坐低咗兩位後生仔,其中一位放低個袋就行開咗,剩低另一位負責點菜。

雖說是打邊爐的食店,但同時亦有碟頭飯或小菜供應,咁剩低那位就二話不說地話打邊爐。行開咗那位返來劈頭第一句就講「我想食飯喎!」(此時待應姐姐已經捧緊個韓國燒烤式的火鍋爐進場!)

剩低男就話「無所謂喇!打邊爐任食仲抵!」之後侍應姐姐再奉上兩罐汽水 (呢兩罐汽水是剩低男被侍應姐姐 sell 做會員的贈飲),但行開男見到罐可樂又一句「我想要膠樽裝喎!」侍應姐姐唔知頭唔知路就拎返走,轉個頭又係拎返罐可樂來,呢一刻剩低男才打個圓場「送既送既!」咁行開男先話「送既,咁無所謂喇!」




到肥牛上枱,個行開男見個「韓燒狀的火鍋爐」太細及太淺就問侍應「可唔可以換返個正式打邊爐用的煲」,個侍應又一臉漠然。原來又係剩低男早前落 order 話要「韓燒狀的火鍋爐」,貪其又可以燒又可以滾喎!

假如呢次係約會,未開始食飯就已經錯三次,呢段情真係凍過水。

但最奇情的不是呢三錯,而係………………… 當呢兩位後生仔撥亂反正後,開始高談闊論之時,佢地竟然轉台!轉咗去又唔似台山話,又唔似閔南話,似是一種非常農村味重,感覺就好少數民族的語言,嘈到拆天,好彩我食飽,即刻拿拿聲埋單就走人。

人,始終不可以貌相而取的。
[PR]
by karvitz | 2012-10-25 23:23 | :: 日記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