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信.I
通常同事去完旅行返來,多多少少都會買手信返來,通常都是吃的多。這是不成文規定,他們當然可以選擇唔買。

d0039085_2227883.jpgd0039085_22273471.jpgd0039085_22272115.jpg
我是很喜歡買手信的,尤其是比較親的朋友,知道他們的口味,就知道買些什麼手信最適合他們。那些無謂的吊飾、刻滿當地語言的木製原子筆或者那些穿著民俗服的匙扣,我絕對唔會買,這些東西都沒有了手信應該包含的心意,為買而買,變質了。

部門男人眾多,原隻大男人有幾何會特地考慮別人的感受,手信?見到咪買囉!就似上司早幾個月到日本 Training,斷斷續續來回了三次,第一次買盒 Royce 的朱古力曲奇,同事們異口同聲讚好食。咁就係因為懶得諗,之後每次上司從日本回來,他都一式一樣地帶返同一款曲奇,前後共三次,食到同事都嫌悶。




同事買回來的手信多不勝數,最深刻是有位 80 後遊完敦煌,帶了盒花生酥回來,看牌子看外貌都是不適宜食用的。就有些同事不怕死,吃掉半盒花生酥後才發現有幾條白色的蟲蟲在盒底裡蠕動,同事二話不說就扔掉及吐吐吐!嚇死。

亦有一次同事去完曼谷,帶了一大袋手信回來,貓屎牛肉乾椰子糖等,但最最最估唔到係有榴槤糖 / 榴槤乾。查實呢類氣味極濃的食物是應該不能在公司出現,我唔抗拒榴槤味,但有同事就好怕,有幾位同事食過榴槤糖後,味道就似冤鬼般久久不散,超影響工作環境,最後那些榴槤類物品的下場都是
– 垃圾筒見。

- 續 -
[PR]
by karvitz | 2013-01-09 22:29 | :: 日記仔女
<< :: 手信.II :: 20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