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禮現場。

d0039085_1215626.jpg

一位認識了超過二十年的朋友結婚了,竟然沒有太大的感觸,而且還有點傷感,可能是我剛看過《藍色情人節》吧。

「我們相識太久,經歷太多了」是我給新娘子的一個答案,假如她問我婚禮感動不感動。

簽過婚書後,司儀娓娓道出她們相識的經過,新郎致謝時也淚流滿面地感謝天父的愛,讓他能夠相遇相知身旁漂亮的靚老婆,在場的教會朋友無一不感動,但可惜卻感動不了我們,因為「我們相識太久,經歷太多了」。

當年新娘子跟前男友分手是很決絕的,就連朋友也是霎時間才被通知,問也不能問其原因,否則大家會得到黑面對待。過了好一段時間,感情終於揭盅,她帶著新男友來出席我們的聚會,那刻我們才真正知道有第三者出現。而婚禮當晚新郎的 sweet sweet 追求經歷,在我們眼中便成了最兇殘的第三者踩隻腳埋來破壞人家大好生活的最真實紀錄。

你叫我們怎樣感動?




為自己的愛去爭取其實不可怕,最怕就是開口埋口都要向天父感恩,唔知道當年新郎有否感謝過天父賜佢當第三者,又或者感謝過天父差點把新娘的前男友迫到跳樓自殺?(這件事千真萬確,前男友有同我們一班朋友訴過。)

孽緣來,孽緣去,是我看過《藍色情人節》後的小小感想,我不想投射於他人的身上,但我抱著「最緊要朋友開心」的大原則,一班老死在飲宴當晚都玩得很開心。

華燈漸暗,散席後的銅鑼灣異常冷清,冷得連一點笑容也再擠不出。

可能,我們真的相識太久,經歷太多了。
[PR]
by karvitz | 2013-01-21 23:48 | :: 日記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