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靜。

早兩日洗頭,水不小心咁入咗右耳,我試過單腳跳、用棉花竹枝及將紙巾捲起去清理耳內的水,但無一成功。當時的聽覺就如有襲膜包住隻右耳咁,萬幸左耳聽力正常及右耳未有痛楚,便決定大覺瞓,翌日才假如仍未散就去求診。

好景不常。我先看門診,那位所謂的醫生,我連發生的過程都未講完便拎耳窺器左照右照,他說我右耳有點發炎,便開了枝滴耳仔的藥水給我,連帶勸導我在沖涼時可用耳塞堵住避免耳仔入水,迅雷不及掩耳的時間便診症完畢。我一直都疑惑用呢枝藥水就可以令我隻耳回復聽力?而入咗耳的水又會自動流返出來?初時都未感斷定他是庸醫,但後來…….

拎到枝藥水便立即滴兩滴,聽力完全無好轉,水仍停留在耳裡面。後來查過藥水的功效原來只有消炎成份,對清除耳垢及進水毫無幫助,但醫生開得出,即管繼續用。




翌晚沖涼,耳塞準備好,但沖完涼後,把耳塞抽出來的時候。噢!連我的左耳都進水了,可能是昨晚已經有水入耳,但未夠深入,今晚再用耳塞推一推,把水及耳垢一併推入。對!現在兩邊都入水了。嗚嗚。

在聽力只有正常一半的情況下,我發現呢個世界靜咗好多,我聽唔到冷氣機發出的嘈音,亦聽唔到巴士在路上奔馳的嘈音,亦聽唔到打字的「撻撻」聲,我覺得自己好似聾耳陳,慘。

再翌日再睇門診,終於搵到位懂少少噓寒問暖的醫生,先講情況後檢查,比昨天的庸醫好二十倍。檢查後發現是耳朵進水及有耳垢堵住,他教我用洗耳的藥水去浸耳二十分鐘,之後等耳垢溶解排出。他這樣一說我就有點放心,最起碼而家有個解決辦法而唔係由得自己好返,庸醫真害人喇!

戰鬥仍在進行中,雙耳依舊剩下一半聽力,太低沉、太遠的聲音都聽唔到,就好似撞聾一樣。仲有因為雙耳塞住而導致產生回音,自己聽到自己講野覺得好大聲,但實際上就好細聲,根本唔識去控制音量的大少...呢點真真真係好麻煩。

希望早日康復,重聽呢個嘈雜但我愛的煩擾聲音....
[PR]
by karvitz | 2013-06-02 23:40 | :: 日記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