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 愛之節錄( 5 )
:: TEMP
https://maps.google.com.hk/maps?saddr=Space+Needle,+400+Broad+Street,+Seattle,+WA+98109,+United+States&daddr=1st+Ave+W&hl=zh-TW&ll=47.622617,-122.355884&spn=0.004259,0.006899&sll=47.621583,-122.352762&sspn=0.016922,0.027595&geocode=FZqh1gIdIxm1-Cn5t9VOHxWQVDENktCeaKgr2w%3BFcCt1gIdDPe0-A&brcurrent=3,0x0:0x0,0&dirflg=w&mra=ltm&t=m&z=17

https://maps.google.com.hk/maps?saddr=47.610047,-122.342608&daddr=Target+Pharmacy,+1401+2nd+Avenue,+Seattle,+WA+98101,+United+States&hl=zh-TW&sll=47.609988,-122.342728&sspn=0.001058,0.001725&geocode=Fb941gIdMDO1-A%3BFURz1gIdHUK1-CkxMnazs2qQVDEsLupeMvfU_g&brcurrent=3,0x0:0x0,0&dirflg=w&mra=ltm&t=m&z=17
[PR]
by karvitz | 2013-02-11 01:15 | :: 愛之節錄
// 對不起!我們還是做朋友吧!
「對不起!我們還是做朋友吧!」
突如其來的一道SMS,把身處天堂的你拉到地獄。

「點解好地地要做返朋友?」
你無奈地按下這通短訊。

你把手機緊握,一直在等,但始終沒有回覆。

十五分鐘後,眼淚在你的眼眶快要溢滿之時,短訊提示的鈴聲響起…..
「對不起!我暫時未Ready for 另一段感情」

終於也哭了,不必坐通宵。
當街痛哭了,不好意思打擾。

「不如慢慢重新再了解。」
「是不是我做錯了,對不起!」
「給大家一次機會,好嗎?」
你不停地向他發短訊,為求挽回那段以為還有救的感情。

「對不起!」
最後,你只得到他這一通冷冷的短訊。
一段感情就此完結,很可悲的,是嗎?在分手前,連一句親口說的「分手」也聽不到,很可悲嗎?

你垂下頭,把脖子靠向公車的窗邊,不停地發出低沉的嘆氣聲,慘情非常。

「我們還可以當朋友嗎?」
你再次接到他的短訊,一通已經再無意思的短訊,而眼淚亦隨短訊發出的鈴聲而不再流下來。

「….. Take Care!」


新時代談戀愛大概就是這樣吧,短訊太快,長信太慢,後者的情懷大概只會被評為發定古跡,要好好保存。而前者的快,則釀成了快來快去,怎麼得到便會怎麼失去。年青的一輩大概也是這樣子吧!我?也許大概也是相同吧!

欠了沒說,原來他們只是相識了一星期罷了。
[PR]
by karvitz | 2007-10-23 21:20 | :: 愛之節錄
// 我們的八十年代 - (一)
- 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月 ~蘋果日報

日 本 人 鍾 意 紅 白 色 , 於 是 每 年 會 搞 紅 白 鬥 , 歌 星 玩 到 盡 , 唱 到 坼 天 。 香 港 人 都 曾 經 愛 過 紅 白 色 , 80 年 代 末 、 90 年 代 初 紅 白 機 瘋 魔 萬 千 細 路 , 星 期 六 、 日 的 公 園 仔 自 此 少 了 嘈 雜 聲 , 多 了 幾 個 阿 伯 嬉 笑 怒 罵 。

電 子 遊 戲 機 的 熱 潮 力 有 不 繼 , 紅 白 機 有 彩 色 畫 面 , 有 「 雙 打 」 , 單 看 牌 面 電 子 遊 戲 機 就 要 執 定 包 袱 了 。 然 而 , 當 時 600 幾 蚊 一 部 紅 白 機 , 想 玩 新 遊 戲 又 要 買 卡 帶 , 這 條 數 是 天 文 數 字 ! 幸 得 有 錢 仔 鄰 居 阿 福 , 永 遠 走 在 時 代 的 尖 端 , 於 高 位 買 入 , 還 被 迫 跟 我 們 「 分 享 」 … …

《 魂 斗 羅 》 就 是 我 首 次 接 觸 的 紅 白 機 遊 戲 , 一 招 「 上 上 下 下 左 右 左 右 AB 」 的 秘 技 深 印 腦 海 至 今 不 滅 。 只 有 6 歲 的 我 , 打 機 技 術 很 嫩 , 遇 朋 友 「 搶 吃 」 道 具 , 又 或 是 不 合 作 導 致 Game Over , 總 會 大 動 干 戈 , 打 機 發 展 成 在 走 廊 追 逐 喊 打 , 每 個 周 末 下 午 就 這 樣 快 活 度 過 。

不 小 心 就 沉 迷 紅 白 世 界 , 就 連 上 學 都 心 思 思 。 又 要 一 提 , 香 港 商 人 特 別 有 生 意 頭 腦 。 一 日 , 放 學 路 經 士 多 , 正 想 買 幾 環 眼 鏡 朱 古 力 扮 超 人 , 驚 見 士 多 阿 伯 竟 在 玩 《 聖 鬥 士 星 矢 》 遊 戲 。 嘩 ! 當 年 的 細 路 除 夕 倒 數 都 忍 不 住 要 睡 , 偏 偏 一 套 《 聖 鬥 士 星 矢 》 卡 通 , 有 吊 住 眼 皮 的 吸 引 力 , 令 眾 細 路 強 忍 至 深 夜 11 時 許 。 紅 白 機 搭 上 炙 手 可 熱 的 卡 通 , 轉 瞬 間 , 身 邊 圍 觀 的 學 生 哥 越 來 越 多 。 士 多 阿 伯 就 捲 起 報 紙 , 高 聲 宣 布 : 「 3 蚊 可 玩 15 分 鐘 ! 」 懶 理 士 多 又 熱 又 焗 又 無 椅 坐 , 個 個 排 隊 等 。 花 上 個 多 小 時 的 等 待 , 乖 乖 付 錢 , 結 果 不 消 3 分 鐘 我 就 輸 掉 , 阿 伯 就 奪 去 了 控 制 器 , 冷 冷 一 句 : 「 輸 了 就 要 到 下 一 個 。 」 技 術 好 的 要 付 錢 , 差 的 付 出 更 多 , 多 麼 厲 害 的 賺 錢 模 式 ! 結 果 , 3 分 鐘 就 用 了 一 天 的 零 用 錢 , 第 一 次 有 做 敗 家 仔 的 感 覺 。

記 得 88 年 , 小 學 開 始 學 乘 數 , 去 士 多 打 機 這 條 數 怎 計 也 不 化 算 , 索 性 自 己 儲 錢 。 結 果 儲 足 一 年 , 戒 掉 了 皮 禮 士 糖 , 戒 掉 了 甘 大 滋 … … 終 於 有 6 百 多 元 ! 不 過 最 後 我 還 是 不 用 付 錢 , 因 為 幸 運 之 神 的 眷 顧 , 考 獲 全 級 第 一 , 媽 媽 花 了 近 一 個 星 期 的 工 資 , 在 黃 大 仙 買 了 一 套 紅 白 機 , 我 感 動 得 在 商 店 中 哭 了 出 來 , 那 是 第 二 次 有 做 敗 家 仔 的 感 覺 。
講 番 打 機 , 經 典 之 《 熱 血 硬 派 》 系 列 , 到 後 來 磁 碟 機 的 推 出 , 將 紅 白 機 推 上 巔 。 篇 幅 所 限 , 即 管 在 此 草 草 幾 筆 , 望 勾 起 大 家 甜 絲 絲 的 回 憶 。    

梁 俊 鵬


● 筆 者 覺 得 最 難 玩 的 就 是 《 忍 者 龍 劍 傳 》 系 列 , 當 年 筆 者 的 哥 哥 就 輸 到 要 把 控 制 器 摔 爛 洩 憤 , 這 個 笑 話 今 天 還 在 講 。
[PR]
by karvitz | 2001-01-01 22:37 | :: 愛之節錄
// 我們的八十年代 - (二)
-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 ~ 蘋果日報

從 裕 民 坊 繞 過 寶 聲 戲 院 , 後 邊 巴 士 站 旁 三 十 幾 年 前 的 小 食 攤 檔 沒 像 今 天 整 齊 , 擺 得 亂 七 八 糟 甚 麼 東 西 都 有 得 吃 , 我 第 一 口 狗 肉 就 在 路 邊 吃 的 , 下 了 肚 很 有 點 反 胃 , 一 架 巴 士 剛 巧 駛 過 , 害 我 打 了 個 哆 嗦 吐 得 滿 地 都 是 , 被 朋 友 恥 笑 了 幾 年 !

人 說 「 小 時 了 了 , 大 未 必 佳 ! 」 我 是 由 小 到 大 都 是 蠢 蛋 一 名 ! 那 是 個 陽 光 普 照 的 放 學 後 時 間 , 先 跑 到 騎 樓 底 的 租 書 店 偷 了 本 《 水 滸 傳 下 冊 》 , 然 後 大 剌 剌 準 備 上 巴 士 回 家 細 看 , 忽 然 聽 見 有 位 阿 叔 大 叫 一 毫 子 一 碗 碗 仔 翅 , 雖 然 年 紀 小 , 翅 這 種 高 不 可 攀 的 食 物 當 然 是 知 道 的 , 莫 說 沒 吃 過 , 連 甚 麼 樣 子 都 不 知 道 呢 。 走 到 攤 檔 前 但 見 熱 騰 騰 的 一 盆 黃 色 有 點 糊 狀 的 流 質 東 西 , 內 裡 漂 浮 著 幾 條 白 色 的 , 針 狀 的 物 體 , 還 有 一 些 瘦 肉 , 一 些 筍 絲 , 好 像 很 好 吃 , 想 也 不 想 便 買 了 一 碗 , 嘩 ! 不 得 了 , 原 來 翅 真 的 這 麼 好 吃 , 一 毫 子 吃 得 到 , 貧 富 懸 殊 一 下 子 拉 近 了 。 翌 日 奔 走 告 之 校 內 各 損 友 , 放 學 後 拉 大 隊 去 那 個 攤 檔 齊 齊 大 吃 一 頓 ! 某 個 後 來 失 去 聯 絡 , 不 是 成 了 名 人 , 便 是 成 了 黑 社 會 的 同 學 當 場 便 罵 我 個 狗 血 噴 頭 : 「 粉 絲 , 魚 翅 , 一 毫 子 有 翅 食 ? 食 懵 你 咩 ! 」 自 此 我 每 一 個 星 期 都 吃 一 碗 碗 仔 翅 , 出 來 做 事 後 在 新 蒲 崗 和 土 瓜 灣 都 吃 了 不 少 , 而 且 我 也 愛 上 了 粉 絲 。

的 確 是 貪 慕 虛 榮 , 管 他 娘 的 是 粉 絲 還 是 真 翅 , 吃 的 就 是 那 份 風 味 和 虛 榮 。 窮 小 子 每 天 還 在 學 校 吃 那 些 所 謂 營 養 餐 , 簡 直 不 是 人 吃 的 , 合 該 拿 去 餵 豬 , 住 的 地 方 一 家 六 口 就 擠 在 百 幾 呎 的 地 方 , 爬 上 上 格 床 睡 覺 唯 一 的 娛 樂 是 可 以 透 過 兩 間 屋 之 間 的 幾 個 氣 窗 看 到 徐 娘 半 老 的 那 位 嬸 嬸 穿 胸 圍 滿 屋 走 來 走 去 。 睡 前 看 斑 駁 的 天 花 板 只 想 到 未 來 是 一 片 迷 茫 , 當 時 香 港 經 濟 已 經 起 飛 , 各 種 新 鮮 玩 意 , 所 謂 新 科 技 的 東 西 都 有 了 , 前 途 對 於 我 們 這 一 代 已 經 不 像 父 母 只 為 餬 口 , 只 為 把 子 女 養 大 , 而 是 怎 麼 可 以 得 到 那 些 享 受 , 可 以 得 到 那 些 奢 侈 品 。

幹 了 編 劇 幾 年 有 點 錢 了 , 好 幾 年 沒 吃 過 碗 仔 翅 了 , 心 血 來 潮 跑 到 觀 塘 吃 一 碗 , 忽 然 有 種 想 哭 之 感 , 那 瞬 間 好 像 吃 到 了 殖 民 地 的 生 活 , 吃 到 了 經 濟 起 飛 與 未 起 飛 之 間 的 慾 望 , 吃 到 了 可 笑 的 虛 榮 。 很 多 人 都 吃 過 碗 仔 翅 吧 ? 今 天 吃 的 人 大 概 沒 有 這 種 會 哭 的 口 感 。

仰 止
[PR]
by karvitz | 2001-01-01 21:43 | :: 愛之節錄
// 我們的八十年代 - (三)
- 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日 ~蘋果日報

「 生 命 麵 包 」 呢 個 名 真 係 老 土 到 爆 !

據 說 碗 仔 翅 來 自 五 十 年 代 廟 街 「 倒 潲 水 」 , 也 就 是 將 到 酒 家 吃 大 餐 的 那 些 貴 人 唾 液 中 留 下 來 的 殘 餘 東 西 , 廢 物 利 用 撈 埋 一 碗 賣 給 那 些 沒 錢 又 想 吃 翅 的 蠢 蛋 消 受 的 , 想 起 來 都 要 吐 ! 我 情 願 吃 粉 絲 + 豆 粉 + 瘦 肉 做 的 A 貨 , 沒 營 養 , 總 好 過 嚐 朱 門 的 臭 酒 肉 。

「 生 命 麵 包 」 其 實 就 是 營 養 這 個 詞 語 現 代 化 的 起 點 !
白 白 滑 滑 的 一 小 片 , 塗 牛 油 、 果 醬 , 甚 至 抹 一 些 鷹 嘜 煉 奶 都 很 美 味 , 母 親 最 初 買 回 來 給 我 們 幾 兄 弟 姊 妹 吃 時 , 何 止 是 新 鮮 事 物 , 簡 直 就 像 上 天 掉 下 來 , 超 時 代 的 東 西 , 自 然 是 你 爭 我 奪 , 食 多 一 小 塊 都 要 擺 出 身 為 大 哥 的 惡 相 。 後 來 天 天 都 吃 , 有 段 時 間 早 上 睜 開 眼 睛 看 到 面 上 的 生 命 包 就 感 到 討 厭 , 年 紀 稍 大 甚 至 衝 母 親 唸 唸 有 詞 , 差 點 因 為 被 迫 吃 這 些 包 而 離 家 出 走 。 如 今 想 起 來 , 這 幾 十 年 來 自 己 生 活 的 頹 廢 , 把 健 康 努 力 地 摧 殘 , 到 現 在 還 能 倖 存 , 不 得 不 感 謝 母 親 那 些 生 命 麵 包 。

真 慚 愧 , 到 現 在 我 都 不 知 道 一 條 生 命 麵 包 賣 多 少 錢 , 以 那 個 年 代 的 收 入 , 差 不 多 每 天 都 買 一 條 生 命 麵 包 , 肯 定 是 十 分 奢 侈 的 行 為 , 如 此 努 力 地 在 扁 平 的 錢 包 找 錢 出 來 買 這 些 東 西 , 當 然 是 母 親 相 信 了 那 些 偉 大 的 廣 告 , 說 這 是 最 新 最 有 營 養 的 食 物 , 對 於 發 育 中 的 小 孩 很 有 好 處 。 營 養 這 種 東 西 在 今 天 不 只 沒 地 位 , 幾 乎 成 了 反 面 教 材 , 減 肥 瘦 身 還 來 不 及 , 把 人 吃 得 肥 肥 白 白 的 包 , 聽 見 已 經 怕 怕 , 「 生 命 麵 包 」 其 實 在 1960 年 已 經 出 產 , 但 直 到 70 年 代 才 真 正 流 行 起 來 , 香 港 人 開 始 講 究 營 養 , 「 生 命 」 這 個 詞 語 從 前 等 於 「 生 存 」 , 現 在 卻 是 代 表 了 要 活 得 健 康 , 一 種 隱 約 的 資 本 主 義 中 產 階 級 意 識 開 始 撒 播 開 來 , 最 重 要 的 它 還 是 我 們 中 國 人 , 甚 至 是 香 港 自 己 生 產 的 , 還 未 受 過 於 崇 洋 的 國 民 意 識 影 響 , 於 是 跟 白 花 油 、 紅 A 水 桶 、 維 他 奶 這 些 港 產 物 品 一 樣 , 生 命 包 成 了 某 種 自 我 安 慰 的 中 國 現 代 化 產 物 。

原 來 我 的 母 親 當 年 是 這 麼 「 前 衞 」 的 , 「 生 命 麵 包 」 對 於 我 是 愛 心 的 深 刻 印 記 。 怎 麼 ? 你 頂 唔 順 狂 嘔 ? 但 這 卻 是 我 很 想 對 母 親 說 , 而 又 不 好 意 思 當 面 說 的 真 心 話 。

仰 止


[PR]
by karvitz | 2001-01-01 20:47 | :: 愛之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