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再」「見」當天( 10 )

::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第一個十年。

幼稚園在順利村讀,第一日返學喊到傻,英文女老師好多豆皮,好惡死。學校的天井位有個小型遊樂場,唔常玩,因為每日返屋企都搭校車,無時間留在幼稚園慢慢玩等家長接。

媽媽與大姨放假就會帶我去尖沙咀新港中心飲茶,再去尖東的公園玩,有噴水池,繩架,玩一日都未夠。

升上小學,一家幾日迫在二百幾呎的舊式十六層,阿姨的碌上格架床有陳百強海報,下格有姊妹雜誌,床下底就有隻大肥狗。不用返學的日子,我常被嘈到似打仗的洗衣機聲嘈醒。婆婆閒時又會在菊花牌草紙上練字,寫得最多的,就係佢個名。

:: 繼續閱讀
[PR]
by karvitz | 2009-05-11 23:57 | ::「再」「見」當天

// 零六.零七

    
回望零六
發覺自己看多了、聽多了、做多了、買多了及賺多了
二月的《Get a life》演唱會
三月的台灣之旅
五月的升職加薪
九月一個人的星馬泰走馬看花
一切一切
也歷歷在目

記得
規定俗成的羽毛球同樂日
迪士尼天倫之樂
一次又一次的電影優先場
聖誕夜的加班工作
所有可一不可再的
永遠記得
永遠感謝

還有
那一晚
誕生日的美味可口法國菜
茶餐廳的聖誕大餐
蟹腳源源不絕供應的自助餐
已經消失了的哈迪斯漢堡
吃得雙眼發光的COVA 甜品宴
…………………………
太多太多
不能盡錄
是美好的回憶
也是好味的記憶

零六年
捨不得有幾多 得不到有幾多
也已經過去了

冀望
零七年
一切安好
只缺煩惱

就好了


~記.零七一月一
[PR]
by karvitz | 2007-01-04 01:15 | ::「再」「見」當天

// 婚期.分期

昨晚與朋友說起將來如果結婚會是什麼的一回事,他想到如果邀請了一大班朋友及親戚的話,一定會變成一個「劈酒會」。你「劈」我我「劈」你,個個都一定「劈」到「貓」晒。我們兩個再多想一會,便再想到結帳時候的那個「酒錢」真的會認真的「犀利」。這一刻我又聯想到阿川結婚的那晚,陳生手拿一大杯威士紀,而川生川太則拿著兩杯茶,就這樣陳生就被他倆用技術性「劈」低了,真是好笑。

今早正準備上班的時侯,收音機傳來阿牛的「至霖情歌」….
我 會一生一世 俾好多家用你洗
但是你要同我 你要為我 生好多好多個仔
你系我一生一世 至愛的皇帝
你話唔制 唔制啊 我至鐘意睇你甘樣 詐詐諦


霎時的感覺好舒服,雖然阿牛的廣東話不是太好,但仍然表達到那種的感覺。又回想當日阿川結婚,在川太家門口,一眾姊妹要求阿川唱出這首歌,雖然是五音不全,但仍然也可以感受到那種興奮的感覺。

川生川太原來結婚都已三年了,嵐嵐也在快高長大中,時間真是過得很快。

阿川,波馬都唔好賭太大啦,你已經有老婆仔女啦!!
Sandy, 你就要Keep 下 Fit 啦,由初相識你到而家,給我的感覺都是一路肥一路肥一路肥。但我也相信,幸運快樂先會心廣體胖啦。
嵐嵐,一年兩年也過,要準備讀書啦,生生性性努力讀書成材,一定要威過阿爸阿媽….. 同埋我啦 !! 哈哈
[PR]
by karvitz | 2005-08-08 10:42 | ::「再」「見」當天

// 出賣.小朋友

回想當年出來的第一份工作,見小朋友的時間比見家人朋友還要多,小朋友每日營營役役地來來回回,煞是辛苦。

當中有些小朋友真的非常可愛得意,但回頭一看,當年只是六、七歲的他們,如今已經是十一、十二歲的中童,不再是那個可愛時代的小童了。
d0039085_2330451.jpg

彤彤 - 一個好可愛好好笑容的妹妹。
d0039085_23304453.jpg

耀智 - 一個肥肥的小朋友,上星期有機會在街上再見到他,發覺他已經沒有那麼肥,少了可愛,添了成熟。
d0039085_23324458.jpg

黎姐 - 一個常常被媽媽打扮得靚靚的妹妹,但可惜她實在太不合衛生,常常把媽媽買給她的靚衫弄污....... 而言語她亦有一定的障礙,有時她的那些說話真得可以給我們笑足半天。
d0039085_23343413.jpg

子聰及芷恩 - 我最喜愛的兩個小朋友,男的那位覺得似藍奕邦嗎?子聰有某種性格很像我的年少時代,有時看到他,就有點似看到自己的年少一樣。而芷恩就一直沒有變,一個個性堅強的小女孩,從不故意討好,但我卻最疼愛她。
d0039085_23381657.jpg

四大「癲」王 - 「癲」當然不是說他們的性情,這是指他們是玩得最「癲」的一群,就是因為他們「癲」,所以老闆便一併把他們收歸我有。

轉眼間,原來有些相片已經是五年多前拍下的。時間就是這樣,你不去記下拍下,它便會悄悄溜走,就等如他們的成長一樣。

祝他們一生身體健康,無憂無慮地活下去。
[PR]
by karvitz | 2005-07-28 22:26 | ::「再」「見」當天

// 歌詞欣賞

有某些歌可能你會聽過,但又有幾多你會謹記及深思那歌詞中的小小意思呢?今日,試試從一些八十年代的舊歌開始體驗一下吧!

試問誰沒錯
詞:潘偉源 唱:陳百強

試問誰人沒差錯 一錯又怎去躲
試問誰令我今天 遺失太多
試問誰於歡欣裡 加上萬般痛楚
試問誰令我一生 如此結果
歌詞 -- 試問誰沒錯

愛的替身
詞:向雪懷 唱:譚詠麟

活像受罪但是又離不開
我有我去愛誰分擔心里哀 活在夢幻實在是蠻不該
我有我去愛情感的妄災
歌詞 -- 愛的替身

舊情人
唱:周潤發

舊情人是個 做到最好偏錯失的結局
舊情人是個 在腦海中飄過的感歎號
歌詞 -- 舊情人

從不知
詞:林振強 唱:郭小霖

曾經 跟千片葉 飄進微冷的秋
紅的葉 風中翻飛 爭先前去親你

如今 身邊暖夏 雖已塗去了秋
紅的葉 心中翻飛 彷彿仍要找你
歌詞 -- 從不知

絕戀
詞:因葵 唱:蔡立兒

假使愛長存心裡 假使我共你相距
就是天邊海角亦會等下去
歌詞 -- 絕戀

離開你以後
詞:潘源良 唱:劉德華

離開你以後人生變破舊
才知當初愛未夠 但願始終跟你走
離開你以後 才知道你是此生所有
今已經 不可補救
歌詞 -- 離開你以後
[PR]
by karvitz | 2005-07-18 16:32 | ::「再」「見」當天

// 我最想重遇的人

記得兩年多前,一次心癢技癢,投稿了一本雜誌舉辦的短文比賽。幸運地入了圍得到了刊登出來的機會,而且還有那份名貴的沐浴套裝,開心非常。

小小文章仔如下:

~我最想重遇的人

閉上雙眼, 出現的竟是小時候的自己.

和自己重遇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還記得曾幾何時在夢中遇到了小時候的我. 我和那天真無邪, 無憂無慮的我玩了一整天. 非常快活.......

鬧鐘一響, 叮,叮,叮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中. 我又要再次背上那沉重的負擔和披上那笑面迎人的面具, 一步一步地走自己的路.

在現今這資訊科技發達的世界裡, 我真的有可能和那無負擔的我say hello 嗎?!
[PR]
by karvitz | 2005-07-16 13:59 | ::「再」「見」當天

// 阿祥的故事

早前行經「頁一堂」書店,趁有閒暇,入內四處看看。走到存放中文書的架子旁,看到一本橙色封面的A4開的漫畫。我隨意地揭揭看看,最初只是看看書裡的圖畫,但不知怎地竟然想把整個故事看完。這本書記述兩個人的生平事蹟,一位是保新誼醫師,另一位則是祥仔王均祥。故事中的兩位主角也是傷殘人仕,但憑著自己的努力,終於捱出一片自己的天空。

在那刻,我先把保新誼醫師那段故事讀完,感到一絲絲的哀愁,但並不稱得上傷感。但當讀到王均祥的故事時,心裡冷不防被箭射穿了一樣,感動得有點兒崩潰。一位患有「玻璃骨」的小男孩,從小到大也是醫院的常客,並沒有一般小朋友的那種無憂無慮的童年。一年復一年,祥仔眼見其他人快高長大,自己卻愈來愈細小,心裡真的不是味兒。直到一天,一齣「獅子山下」成為祥仔一生的轉捩點,由無人理會到萬人知曉都是那一瞬間。祥仔成名後,有一份安定的職業,他以為可以安安定定地過的時候,媽媽卻不幸在一場車禍中離開了,留下來繼續和祥仔一起撐的就只有那患有輕度弱智的姐姐……… 我看到這裡,眼淚已經慢慢從眼眶中溢出來,我強忍著淚水繼續把祥仔的故事讀完。

讀完這本非常沉重的漫畫,整個人的心情跌到最低點。為什麼有這麼多的不幸,為什麼有這麼多的巧合…… 回頭望望自己,四肢發達,可行可走,其實已經幸福非常。

我一邊行一邊拭乾淚水,從人來人往的尖沙咀海港城走到天星小輪碼頭,四週熙來攘往的人群正歡悅地和那些聖誕燈飾拍攝,而我卻靜靜地走過這熱鬧的地方,大概當時那刻無法感受那溫暖的氣氛就只得我一個。
[PR]
by karvitz | 2005-06-25 00:19 | ::「再」「見」當天

// 工作伙伴 (一)

由九七年開始第一份暑期工到現在,原來已經斷斷續續工作了八年了。有些工作做了三年,有些工作則只做了幾日。突然有感,想把所有共事過的同事記下,為的是因為我怕在某一個時候會忘記了他們......

當我還是十六、七歲放暑假的時侯,我已經跑了出去,到銅鑼灣祟光裡的一間小小的店子裡當售貨員。當時天真非常,毫毛顧慮可言。當時和我一起共事的人不多,只有四位(包括老闆)。最深刻記得的都是那位K先生。

K 先生是Senior Sale,雖然我和他共事的時間不長,只有半個多月,但已足證這位K
先生是一位「見高拜,見低踩」的人。無論對客人又好,同事亦都好,對他無利益的他都會敬而遠之,完全犀利。過後的一段時間,這間小小的店子和祟光裡面消失,不見了。但最近,我在時代廣場再覓到她縱。細看店裡,發覺一位售貨員也沒有,剩下的就只有老闆和一位洋妞坐在一起足膝談心,快活非常。

[PR]
by karvitz | 2005-06-12 01:29 | ::「再」「見」當天

// 零四.五.廿六

上年的五月廿六日,一班同學柴娃娃地走到將軍澳踏單車,一行六人熱鬧非常。今年五月廿六日,星期四,一個普通的工作天,沒什麼特別。
d0039085_2315142.jpg

朋友們,記得它嗎?不知道它現在在哪裡... 還是已經消失於這個世界上呢?
[PR]
by karvitz | 2005-05-26 23:14 | ::「再」「見」當天

// 口罩黨

零三年五月二十一

SARS 仍然留在香港未散,但工作仍要繼續。
午飯時,拿起相機與同事玩玩那無那的小玩意.......
當日返工時也要帶上口罩,今日我亦要,但環境已經不同。
兩年又過去了!!
d0039085_1565379.jpg

[PR]
by karvitz | 2005-05-22 01:56 | ::「再」「見」當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