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跑馬地的 Zoe 餅店

Zoe 出品的糕點,識飲識食的朋友也應該聽過。一件小小的餅,售價二十多元,不是每個人也能負擔。但我相信,如果你吃過一次,你便會非常冀盼有第二次的出現。
 鄧達智:「每到Zoe心底便努力構造一切藉口,讓自己無悔地吃上一 Zoe 餅,如果慾念未沉便再要一件 Creme Brulee; 前者是千層脆餅 Napoleon 的變奏, 香脆程度一樣但甜度則減輕,重量也很飄,讓食者減少罪惡感。後者便是法國人普遍愛吃 的甜品,焦糖焗蛋奶油,Zoe的出品比法國人造的更香更滑更輕。」

我並不是食家,亦不是上等人,所以要自己掏腰包買來吃,簡直就是一件稀奇事。但一次偶然的機會,我有機會遇上這「百聞不如一吃」的糕點。

當日有機會連吃兩件,質感柔軟,簡直與那些大路餅店的凍餅難以相比。我已經慢慢地品嚐,一口接一口再接一口,整個餅便已經埋在我的咀裡,真的有點捨不得,亦有點懷念。

d0039085_1115495.jpg

 鄧達智:「朋友小雅提議喝 Green Tea Float,就是以Capuccino原理以綠茶粉代替咖啡粉打出綠色奶茶,一飲知味,既清新又貼心。」她要了一份藍芝士餅,讓我嘗了一口,本來認為文華東方的Blueberry Cheese Cake世間最優秀,原來 Zoe 的特別少甜而輕,是豪華豐盛的文華產品對面的清風雅淡,又是一番驚喜。

Zoe 的出品價不便宜,但卻讓人吃精品的歡欣。

[PR]
by karvitz | 2005-11-16 00:25 | :: 吞食天地

// 紅磡的大光燈麵食

黑暗中的大光燈,就等如夜裡在海上看到燈塔一樣光明。紅磡的曲街,整條街也是「長生店」,就連住宅也命名為「長樂」「永輝」等等來配襯。在克曲街的盡頭,有一檔小小的麵食,每晚入夜,那大光燈便會燃亮了那本來在夜裡死氣沉沉的曲街。
d0039085_23332016.jpg

小店的一段歷史:

二 零 零 四 年 一 個 月 黑 風 高 的 晚 上 , 大 批 食 環 署 人 員 無 聲 掩 至 紅 磡 一 條 小 巷 內 , 火 速 掃 清 內 的 桌 椅 食 具 、 自 行 搭 建 的 雲 吞 麵 檔 , 令 許 生 經 營 了 三 十 多 年 , 馳 名 紅 磡 的 巷 仔 雲 吞 麵 一 夜 絕 跡 。

這 宗 紅 磡 區 大 新 聞 一 傳 出 , 街 坊 熟 客 紛 紛 致 電 許 生 : 「 喂 , 你 唔 好 執 笠 喎 ! 」 、 「 係 咪 唔 夠 錢 ? 我 幫 你 諗 諗 計 ! 」 為 了 保 住 那 碗 雲 吞 麵 , 大 家 像 籌 辦 「 歡 樂 滿 東 華 」 一 樣 同 心 協 力 , 最 終 熟 客 司 徒 先 生 決 定 放 棄 駕 的 士 的 工 作 , 拿 出 畢 生 積 蓄 和 許 生 合 資 : 「 我 喜 歡 吃 這 兒 的 雲 吞 麵 , 不 想 它 就 此 沒 有 了 。 」 於 是 在 離 巷 仔 不 遠 的 位 置 , 又 再 傳 來 一 陣 雲 吞 麵 香 。
今日終於有機會走到這間同樣是在小巷做起的麵檔 (另一檔喜愛的就是銅鑼灣的榮記),我走到小店時大約七時半,店鋪面積不大,但也差不多有八成的食客。我點了一碗馳名的雲吞河,不一會店員便把「細蓉」送到。

d0039085_2337842.jpg
一碗「細蓉」價值十五元,內有六粒一口一粒的雲吞,味道不錯,而且也挺足料。讚!

雖然這一碗「細蓉」份量並不多,但「小食多滋味」,吃過滿足過後便開開心地回去。
d0039085_155896.jpg

從曲街尾走回曲街頭,又經過一段滿街也是「長生店」的路,試問有幾多人是用「期盼」的心態走到此街。舊時日子,來到這街,不是為親人辦後事,便是到「大酒店」,完全不應該會看到有歡樂的樣子。

因為大光燈,就是那盞在黑暗中照射出明路的大光燈,令夜裡曲街的不在黑。

地址:

[PR]
by karvitz | 2005-11-10 22:50 | :: 吞食天地

// 健力光酥粒

我一講兒時往事就會停唔到口,記得小時候屋村長大的我,赤腳爛衫通街走都係等閒事。不大富有的家庭,不一定是愁雲慘霧,窮亦有窮的開心。爺爺每天也給我六毛,我便會勁開心地走到茶餐廳買一個「菠蘿飽」,那一個「菠蘿飽」雖然只值六毛,但就已經夠我開心一整天。
d0039085_0552677.jpg
零用錢不多的我,另一心頭愛就是那大大圓圓的光酥餅,一包兩大個,又平又好食。(係唔係要求好低) 一年又一年,光酥餅的位置漸漸被威化餅乾、朱古力、薯片取締而悄悄地在我生命中消失。

今日有緣一聚,發覺味道已變,沒有了當年的快樂感覺,留下的就只有淡淡的懷念味道。懷念當年的光酥餅、當年的菠蘿飽及已經不在的爺爺。

P.S. 這包健力光酥粒在這個二千年仍然都是賣「兩個三」,認真經濟。
[PR]
by karvitz | 2005-10-29 00:00 | :: 吞食天地

// 壽司拚盤

在「孔雀石綠」未紅的前一個星期,我傻呼呼地走到超市買了一盒壽司拚盤回家作小食 (在我正常的時間,我只會在超市是買幾個麵包回家便算)
d0039085_0174783.jpg

價錢大約只是平平的廿多元,但味道委實也不錯。自次過後,「孔雀石綠」便紅了起來,我想在短期內也不會再幫襯這些賣相精美但卻可能有毒的壽司仔。

愈美的東西,真是愈不可碰,是真的。
[PR]
by karvitz | 2005-09-04 23:23 | :: 吞食天地

// 軟殼蟹配墨魚天使麵

上個星期與朋友到旺角商量九月中出走曼谷的事宜,走訪旅行社後,選了一間想試了很久的店舖,位於彌敦道,食店名為「蒜頭屋」。

一向對蒜頭有特別喜愛的我,對這自稱的「蒜頭屋」十分有興趣。吃過那些不中不西又不是日式的食品後,先發覺這間「蒜頭屋」是沽名釣譽的。
d0039085_21464384.jpg
當晚點了一份極具份量的二人餐 -- 沙律、前菜、小吃、餐湯樣樣也有,份量夠大,味道只是一般而已。那個二人餐的主菜便是這個軟殼蟹配墨魚天使麵,賣相頗好,但味道卻不是想像中的好。

百多元的二人餐,有沙律、餐湯、有忌廉焗菜、烤雞件、燒肉掛、軟殼蟹配墨魚天使麵及兩杯餐飲。十分抵食但卻味道一般(而且最可惜的是... 我一點蒜頭味也感覺不到,實在沽名釣譽)。
[PR]
by karvitz | 2005-08-31 20:57 | :: 吞食天地

// 燕窩蛋撻

d0039085_10365565.jpg
燕窩蛋撻曾經在香港紅極一時,無論是在什麼小小的茶餐廳,還是高級得令人咋舌的大酒店也會有得吃。

時移勢逆,小小的茶餐廳已轉買了那些新興的食物,燕窩蛋撻驟然地消失了。如今剩下的就是酒店級的地方才能吃到正宗的燕窩蛋撻。

一個小小的燕窩蛋撻,價值十元,一口一個,你覺得值得嗎?

~燕窩蛋撻來自英皇駿景酒店的駿景軒
[PR]
by karvitz | 2005-08-26 09:36 | :: 吞食天地

// Tiramisu

一向愛蛋糕甜點的我,無論是什麼形狀及味道,我都願意一試,所以我也算吃過不少甜食。曾經試過在珠海用三元買了一件Tiramisu,味道當然不及香港般好。亦試過好像這件用二十大元買的spaghetti house 的Tiramisu。
d0039085_2261454.jpg
一件切餅配上小小的生果作伴碟,單是賣相已經夠吸引。雖然蛋糕的口感有點硬,不及真正的意式餐廳的濕和軟。而這件餅的酒味亦不太濃烈,可能是因為要顧及一家大細的口味才減輕了酒味。

總拮來說,環境不錯、賣相不俗、味道也算不賴,都值回二十元的票價。^_^
[PR]
by karvitz | 2005-08-24 22:11 | :: 吞食天地

// 艇仔粉 -- 叉鵝河

說到香港仔 -- 你會想起那些出名的搵食地方,是珍寶海鮮舫?還是謝記的山「隆」魚蛋粉?

d0039085_1514471.jpg
十多年來,夜間的香港仔海傍也會不定時地出現人龍,為的是想吃那一碗出名的「艇仔粉」。「艇仔粉」是由一輛舢舨,一個爐,幾位屋企人做成的。初時他們的主要客源是那些住在船上的船家,但現時已經多停在碼頭邊來「賣粉」。

他們主要是賣「燒味」為主的粉麵,新鮮不新鮮,好吃不如吃,因人而異。但他們的用的湯底是獨一無二的,用大地魚來煲成,鮮甜而不太膩。

--> 大地魚是水上人常用來煲湯的材料之一,對於我的家不是水上人的關係,所以不太常喝,寧舍覺得好味

把那碗粉接過後,便要走到公園的長椅上慢慢享用。四周的燈光不太足夠的關係,一大班朋友就常常要摸黑吃粉,傻下傻下就由十幾歲的那時摸黑到現在,時間過得真快。
d0039085_1583575.jpg

有傳言說過,他們的湯底那麼的香及夠味,秘訣是因為他們用海水的煲的。我不完全抺殺這個可能性,但吃了十多年,我一樣身體健康快快樂樂,就已經是一個好答案來證明他們賣的粉「吃不壞人」。
[PR]
by karvitz | 2005-08-21 01:51 | :: 吞食天地

// 清酒煮蜆

d0039085_2249499.jpg

上年的聖誕節,一大班朋友約好在上環的「吟囔居酒屋」做節。店舖的位置不太起眼,但食物的價錢卻並不便宜。幸好,食物味道還算不錯。

一碟「清酒煮蜆」賣相不錯,味道淡淡的,非常原汁原海鮮味,不像中式的「辣酒煮花螺」般搶口。

還記得當晚還有每年一度的大抽獎交換禮物遊戲,最「黑」的竟然是新來的Eric,未知會否嚇怕了他而今年不會出現呢??
[PR]
by karvitz | 2005-08-17 21:50 | :: 吞食天地

// 士多啤梨藍莓芝士蛋糕

d0039085_1134432.jpg

一件賣相不討好的士多啤梨藍莓芝士蛋糕,價值$27,它雖然外表不太好看,但內裡卻出奇地好吃,這可能是我對藍莓及芝士的特別愛好關係。

這件餅就如我一樣,賣相雖不討好,但我相信一定有人會喜歡那些真材實料的內在的。
[PR]
by karvitz | 2005-08-13 00:12 | :: 吞食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