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 11月 ( 9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 摷。
對於俾自己的伴侶摷手機,有何意見?



有朋友剛覓到新女伴,歡天喜地的把她帶出來見見朋友,這位女伴連造作的 say hi 都沒有,全程黑面及當省話一姐,還好朋友夠熟才沒有被她的氣場干擾。這種朋友聚會她出席過三次,每次都是黑面及句起句止,完全無心去溝通熟絡,後來朋友們決定有他就一定要無「她」,費是破壞氣氛喇。

後來得知女伴嫌朋友的女性朋友太熱情,玩得太 close 喎! (其實一點都唔 close,只不過你串我,我串你咁) 朋友又有講,試過有一次俾佢摷手機見到佢同幾位普通女性朋友合照而大發雷霆喎。我心諗呢條女都幾喪,識咗三幾個月就犯晒所有拍拖唔應犯的錯………

:: 繼續悅讀
[PR]
by karvitz | 2012-11-29 00:18 | :: 日記仔女
:: 訕?
公司有安排清潔阿姐幫忙打掃,阿姐是不定期輪流轉換的,即每次都會見到不一樣的阿姐 (咁似亞姐的宣傳 Slogan XD)。咁上星期來幫手那位都有幾個月無見,她其中一項專長就是打牙骹,邊做邊傾。

佢抺到去我附近,開場白就來「o靚仔,早排放假有無去邊度旅行呀!」我答 (其實唔係好想理佢) 「無喎!」佢再問「咁深圳o個 D 有無去呀?」我「下?深圳都叫旅行?」

佢見我有反應立即加多二錢肉緊「咩唔叫旅行,去華僑城咁遠都叫係去旅行喇!」我「哦!我無去過!」佢「點解唔去呀,有機動遊戲玩,又可以行山,玩完又可以去深圳食嘢按摩…… (下刪九百五十八個字)」

我想問下,對付呢類口水佬 (姐) ,有什麼好方法?(我知道黑面 / 西面對佢一定 work,但我就係唔想囉!)
[PR]
by karvitz | 2012-11-26 23:51 | :: 日記仔女
:: 吐血。
d0039085_2111655.png
早幾日在家突然間吐血,差點嚇死。

那晚如常地刷牙洗面準備睡覺,刷好牙就再用漱口水,骨碌骨碌地來回漱幾次之後,一吐出來,整個洗手盤都是血紅色的!由於洗手盤是白色的,血紅色特別搶,我急忙地先抺乾淨洗手盤,之後就開始諗自己究竟發生咩嘢事,是牙肉大量出血定係喉嚨有事............

:: 繼續悅讀
[PR]
by karvitz | 2012-11-22 21:06 | :: 日記仔女
:: 騙?
由始至終,我都係用 whatsapp 為主要通訊工具,Line 及微訊我都有 download 過,但試用過後統統都被打入冷宮。

早兩日有個國內的微博朋友,想找我幫買香港版的唱片。我問佢有無 whatsapp 可以方便聯絡,佢話無,但有微訊。雖然我無用開,但都係溝通軟件,無所謂吧,最後都交換咗個 id。

第二日打開微訊,有個request,我二話不說就 accept,因為我理解他就是要找我幫買碟的人。之後傾咗兩句發覺唔對路,再 confirm 多次先知道對家 add 錯人,佢話我個 id 好似個賣家喎! (對家原來在 yahoo bid 咗野,用微訊來溝通)

:: 繼續悅讀
[PR]
by karvitz | 2012-11-18 22:53 | :: 日記仔女
:: Life of Pi
d0039085_2335014.png
多謝友人邀請,可以先睹這齣金像大導李安的最新力作《Life of Pi》

假如有興趣入場,我認為可先把小說讀完,有個故事的概念,對劇情有絕對幫助。開首的十分鐘,有大量一頭霧水的訊息,由名字的由來到主角小時候的生活,劇情推展都算快,正如之前所講,對故事有丁點概念的可入戲更易。

故事簡單點說是一個開設動物園的商家,因政局動盪,舉家 (連動物園加動物) 坐船遷移到加拿大定居。船遇上風雨沉沒,倖存的就只有主角 Pi、一隻斑馬、一隻猩猩、一隻狼狗及另一主角 - 老虎,一同在船上飄流二百多天的故事。

:: 繼續悅讀
[PR]
by karvitz | 2012-11-15 23:17 | :: 人生小體驗
:: 超長篇連續劇.第二課。
第二課 - 埋牙。

由於是一個療程,所以每次見牙醫前,助理都會先來電通知及預約時間。「點解助理把聲唔同咗?」、「今次咁好禮貌既?」定係「佢搵咗登記姐姐來通知我?」

約好時間後,我再次踏入牙科診所,擔心那位好眉好貌的牙醫及好聲好氣的助理會如何整我 (棚牙)。

入到治療室。咦!點解唔同咗個醫生,連個助理都變咗個後生肥妹妹既!後期我先知道,原來是有兩批醫生分別做接 Job 及落手去做 case 的。這次治療的前半段時間,跟第一次的檢查分別不大,都是例行檢查及照 X-Ray,當我以為安然無恙輕鬆離開之際,新醫生突然話要剝牙喎!在全無心理準備之下話要幫我剝牙,記得上一次剝牙已經是小學的牙科保健喇!不安情緒直線上升!

再續。
[PR]
by karvitz | 2012-11-12 23:55 | :: 日記仔女
:: 超長篇連續劇。
Touch wood 先!

在未去搵牙醫檢查之前,我並未試過牙痛到要死,最厲害那次應該來十來歲,夜晚要不停灌冰水 (不記得那裡來的知識),但那晚過後就再未試過牙痛,但牙痛咁聲就成日都有。

走去搵牙醫源於咬崩咗隻牙,諗住 check 下補下就攪掂,誰知道咁就演變成一場漫長的鬥爭。

第一課 - 粗暴醫生惡助護。

有好幾年無踏入過牙醫的我,心情只有一個字「驚」!

當得悉第一課只是檢查,心情才稍為放鬆,不過入到治療室才是戲肉。我遇到一位官仔骨骨的牙醫及肥婆奶奶型的助護,當我一躺上牙科椅,牙醫便「起勢」咁挖大我個口來做檢查,根本無理過病人既感受,而助護的語氣亦極之差,簡直欠佢幾百萬咁……

好不容易才熬過了檢查及照 x-ray,走的時候我還反問「我是來脫苦還是來受苦的。」

之後,我就等待第二課的蒞臨。
[PR]
by karvitz | 2012-11-09 23:10 | :: 日記仔女
:: 首爾之綠。
d0039085_213330.png

[PR]
by karvitz | 2012-11-07 21:03 | :: 到處留情
:: 魚翅。
到大陸旅行,最怕什麼?

有人怕搶劫,有人怕愛滋針,有人怕搭交通工具,有人根本就怕中國呢個國家,所以連深圳都未去過。(以下內容食緊飯勿看,大叔除外)

有人話搭車的時候肚痛最難頂,尤其是正處於屯門公路,萬一泥石流急襲,連綿幾十里路點頂到尾?呢點我都怕。但在大陸肚痛,要如廁就得接受有一萬個惡劣的環境,就算在香港要解決,我諗大家都未必會揀公廁,況且大陸的廁格仲要係踎廁,香港人點習慣?

我有些經驗可以分享下。

:: 繼續悅讀
[PR]
by karvitz | 2012-11-03 23:58 | :: 日記仔女